全站搜索

客服热线:

010-66156811

官方微信

扫一扫,立刻关注我们


中兴事件:美国硅谷,中国空谷
2018-04-23 10:11


联盟荐读

这是一篇2004年的旧闻,但作者提出的严峻的问题在时下的中国,显得如此的迫切,我们也许没有办法在争论,自主研发,还是萧规曹随?等待我们的是凝聚共识集合国力自主创新构筑生态的新路。不能再做空谷啦。

——赵国栋


本文转载自微信公号“彤思叙”


美英两国制裁中兴,

中国芯片软肋暴露无遗。

互联网模式创新并不能真正让国家强大,

只有硬科技才是国之重器,

必须勇往直前,

没有捷径可走。


    美国的“硅谷”,是一个地理和物理的概念,是一个高技术产业和经济效益的概念。

     中国的“空谷”,是一个哲理或心理的概念,是一个现代组装和“无芯无防”的概念。


     刘大力在2004年的人民政协报《中国信息安全“两会专刊”》上发表了一篇《硅谷、空谷》的文章。尔后,《中国当代杰出领导文献》郑重地将该篇收录其内。


    该篇以美国“硅谷”和中国“空谷”作为对比,概括出历史经验,揭示出现实弊端,指引出未来方向,并坚定地表达出为着发展中国CPU而顽强奋战、不懈拼搏的志向和决心。



《硅谷、空谷》

刘大力

    世界已经进入信息化时代。在信息化时代中,信息要素成为人类重要的基本要素,信息技术成为社会发展的主导技术,信息产业成为国民经济的支柱产业。随之而来,信息安全必然不可回避地成为一个国家、一个社会、一个族群的根本性、普遍性的关键问题。而且,信息安全的范围,正在从群体性的机构迅速地扩展到、涉及到在信息化时代的每一个领域、每一处环境、每一块角落、每一位个人。我国的信息安全状况,令人严重不安,连锁的反应和引发的后果是不堪设想的。


    以往,我们的知识产权和行业标准受到束缚,遵照别人的游戏规则,我们只能是一个智力打工者和制造加工厂。我们的技术层次和工业水平受到制约,“内忧外患”,不仅受制于人、而且受制于己,兼容的概念、跟随的概念误导了决策。我们花了巨额的钱,但仍然是依附于别人、依赖于别人。实际上,我国信息安全的防线,充其量不过是一道“篱笆墙”。解决信息安全的问题,从专业角度上说,涉及到许多极其重要的技术环节。其中,密码技术和管理是信息安全的关键,安全标准和系统评估是信息安全的基础,芯片技术是信息安全的核心。具有自主知识产权的CPU,是信息安全的关键之关键。从信息产业和信息安全的范畴上讲,美国有一个“硅谷”,中国有一个“空谷”。


    美国的“硅谷”,是一个地理和物理的概念,是一个高技术产业和经济效益的概念。中国的“空谷”,是一个哲理或心理的概念,是一个现代组装和“无芯无防”的概念。

   

    在美国加利福尼亚的帕拉阿图和圣何塞之间,有一个长度大约32公里的狭长地带,因为许多制造和设计电脑CPU芯片的公司位于此处,况且用来制造CPU芯片的物质是高纯度的硅,故而通称“硅谷”。


    长期以来,中国没有自主知识产权的CPU芯片设计技术和CPU芯片应用产品。在中国,从中关村到遍地的开发区、科技园,从手机、VCD、电视机到计算机组装,缺少的是CPU芯片——信息产业发展和信息安全保障的核心元件。因此,可以说中国的信息产业和信息安全是一个“空谷”。“硅谷”和“空谷”,差之一字,失之根本,不仅是有和无的差异、强和弱的对比,其实是生和死的区别。“硅谷”,是生命之谷,制动、导引着一个国家经济的发达,甚至从安全的角度维系到整个社会的全面稳定。“硅谷”,已经成为世界前沿信息技术和高新技术产业的中心。“空谷”,是死亡之谷,制约、导致着一个国家经济的微弱,甚至从安全的角度牵连到整个社会的全面危机。“空谷”,已经成为中国信息技术、信息产业、信息安全的隐患。

 

    概括美国硅谷的经验,我认为美国硅谷的形成和发展,取决于三个基本因素,即:技术创新、人才精英、风险投资;借助于三个必要支撑,即:创新精神、产业基础、政府导向。


    显而易见,在中国的信息核心技术和信息产业状况方面,尤其是在中国CPU的设计、研制、生产、应用方面,这三个基本因素和三个必要支撑都是极其匮乏的。陷进“空谷”,根本的原因就在于此。走出“空谷”,对应的举措亦在于此。

   

    我认为,在信息安全的建设上,应该着重解决三个环节,第一是要做自己的CPU;第二是要通过自己的CPU,发展到网络基础上的点到点的可信安全终端产品;第三是进而发展到整个的信息安全系统。否则,我国的信息安全是没有保障的。


    从1986年起,多思团队开始研发中国CPU,至今不断取得显著成果,主要在三个方面,一是创立出重大发明的CPU可重组逻辑技术,二是研制出64位高性能通用CPU,三是生产出高性能系列安全芯片。近几年来,一些国内技术机构和企业实体也开始研发中国CPU,并正在不断取得突出业绩。但是,至今我国总的状况是喜忧参半,喜的是:空谷有足音;忧的是:空谷的足音,步履艰难、步伐散乱、步调微弱。

     

    我国的CPU发展,经常碰到很多的障碍,一直没有一个国家战略决断,一直没有一个风险投资体系,一直没有一个优势资源联盟。而且,始终存在“浮躁、浮夸、浮浅”的现象和“短视、急功近利、无所为”的弊端。惟一的出路,是原始创新、跨越发展,我国的“正规军”、“游击队”一起上阵,国家政府、地方区域、企业实体、资本市场、社会舆论等等一起助威,在关键技术与核心技术的领域,经过艰苦卓绝的努力拼搏,取得重大的突破,研发、生产、应用我国原创知识产权的、进入国际前沿水平的产品,并尽快实现产业化。长期以来,在中国信息产业的“空谷”里,多思团队是孤军奋战。现在,开始逐渐出现一支一支的力量。


    我相信,散兵游勇是暂时的,终归能够成为队列阵容。这是中国信息产业和信息安全的希望所在。做CPU是高科技、高效应、高回报,也是高风险、高投入、高消耗。因此,决策做CPU的人,致力做CPU的人,投资做CPU的人,支持做CPU的人,是志士、勇士、战士。我们的理想和信念是,以决战决胜的意志和姿态,走出中国信息产业的“空谷”、结束中国信息产业“无芯”的历史,走出中国信息安全的“空谷”、结束中国信息安全“无防”的状况,不战则已,一战到底,坚持下去,就是胜利!政府就是扶植和导向!


2004年3月5日



延伸阅读:

栋察 | 赵国栋:贸易大战,中国阵痛,美国长痛

栋察 | 赵国栋:贸易制裁,美国决心大,中国试应手

栋察 | 赵国栋:中美战火未燃,胜负已分


【阅读推荐】

四倍农业猪联网数字富平

军民融合数人计划数字中国

数字生态论 | 数字经济要素的重构 | 联盟使命


在线客服
 
 
 
 

客服热线:

010-66156811

官方微信

扫一扫,立刻关注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