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UIABAEGAAg-5XfugUogK2l4wIwYDhg

官方微信

扫一扫,立刻关注我们


数字生态论,本土原创产业发展理论的先声

发表时间:2018-01-23 12:35作者:赵国栋



写作《数字生态论》这本书的思想萌芽可以追溯到 2014 年年初。 当时,我跟几位资本市场的朋友讨论在有了大数据之后,产业的发展趋势到底和过去有什么不同。美国以通用电气公司为代表,提出了工业互联网的概念,德国紧随其后,提出了工业 4.0 的概念。学术界和政府都在研究应对之策。随后,工信部发布《中国制造 2025》行动纲领,“互联网 +”的说法也开始迅速风靡全国。诚然,互联网必须和各个产业深度融合,我们也必须从“制造”大国向“智造”大国迈 进。总体而言,产业升级的大目标是明确的。但是在路径和方法上, 产生了巨大的分歧。关于“互联网 +”的争论尤甚。

令互联网界的人士欢欣鼓舞的是,“互联网+”带来了互联网与产 业的融合。我们当仁不让,可以继续延续辉煌!另外一拨人则反复强调,产业与互联网融合,应该立足产业,发挥互联网工具属性,所以应该叫“+ 互联网”。这种争论的背后反映了人们在产业与互联网融合路径中的矛盾。

一方面我们看到以 BAT 为代表的互联网在国内摧城拔寨、在国外合纵连横,尽管体量巨大,但依然脚步轻盈,其拥有技术优势、商业模式优势、人才优势、资本优势,甚至是文化优势。在这些巨大的优势面前,传统产业岂不是要被“通吃”?

这种担心并非杞人忧天,在电商的冲击之下,传统零售业的日子步履维艰。手机普及的时候,MP3、傻瓜式照相机都已经在人们的生活中消失殆尽。一些大型机构也开始正面作战,一家大型国有银行曾经推出电子商务网站,试图切入阿里巴巴的核心业务。但是现在除了这家银行的员工外,没有多少人会登录这个购物网站。

事实上,产业互联网化的步伐已经在悄然加速。只是做得好的都和BAT没有什么关系,而且大都在媒体的聚光灯之外。

譬如工商银行的融 e 购,立足工商银行800 家大型企业客户,希 望托管这些大客户的采购业务。凡是在工行融 e 购上下单采购原材料,工行提供所有的、完整的金融解决方案。通俗地说,客户根本不用考虑花钱的事儿,工行会替你完成所有的授信、支付、结算等工作。当然,前提是你所有的资金账户都在工行。譬如青岛软控,本来是一家做橡胶设备的公司,“脑袋一热”搞了橡胶交易市场,顺带参股相关的专门做橡胶贷款的金融机构;找钢网是在典型的传统钢贸领域运用互联网的例子;红领西服在服装行业探索出了网络定制的模式;尚品宅配在家具行业解决了大规模家具定制的问题。红领西服和尚品宅配都是将轻工制造业与互联网融合,实现了个性化定制生产。三一重工、中联高科等企业利用物联网技术,实现了大型工程机械设备的远程管理与控制,可以利用电子围栏技术判定这些设备是否处在工作区域。在这些技术和数据的支持下,设备可以实现从卖到租的转变,进而融合金融租赁业务的升级。

不过这些案例零散地分布在不同的行业,或解决这个行业交易的问题,如找钢网;或解决这个行业供应链的问题,如融 e 购;或解决个性化定制问题,如尚品宅配等,不一而足。那么这些产业实践有什么共同的特征?可以总结出来为人效法吗?

在 2011 年年底,我提出了“数据成为资产”的理念,这是思想上的巨大突破。上述这些例子,无一例外,如果没有大量的数据支持, 缺少数据挖掘算法,是无法实现的。

大数据本身具备价值多样性的特征。有人弃之如敝屣,有人得之 如至宝。当你从任意维度获取了全行业某类数据时,就具备了跨行业融合的潜力。大数据价值多样性的特征给数据密集型企业打开了多行业扩张之门。

2013 年,我提出了企业应该实行数据多元化的战略。这个思想也反映在了《大数据时代的历史机遇》这本书中。

但是企业进行数据多元化扩张,对所涉行业有哪些冲击呢?又带来怎样一幅商业图景?我们认为,基于数据进行多元化扩张,最终会形成产业生态。2015 年,我出版了《产业互联网》一书,提出产业生态、大数据、生产性服务业三个要素,并强调生产性服务业要借助大数据,与产业生态紧密融合,这是根本性的发展经济之道。《产业互联网》指出了企业多元化战略的方向性问题,即生产型企业向服务业扩张,而服务性企业则把触角向生产端延伸。最终,大家都会形成相对完整的产业生态。

直到发现农信互联这家企业,我才找到完整地实现产业生态蓝图的案例。

农信互联综合运用互联网、大数据、人工智能,全面提升了生猪 养殖行业的生产效率,同时大幅度降低了交易成本。他们在生猪养殖这个行当浸润了20多年,为生猪养殖企业、料药苗企业、经销商、 屠宰场提供了全面的服务,帮助养殖者更好地养猪、更好地卖猪,让 他们不用担心资金问题、防疫问题和运输问题等。大量的中小企业在农信互联的帮助下,迅速扩大生产规模,走上了规范化、现代化的养 殖之路。

农信互联总是别出机杼,他们思考的重点始终围绕着这 4 个方面:换句话说,农信互联始终致力于解决的一个基本命题就是,“养猪”这个产业生态包括了生产端的饲料厂、养殖厂,包括了流通环节的经销商,包括了下游的屠宰厂,甚至肉食加工厂,包括了零售商, 还有为他们服务的金融机构、物流企业等,这些林林总总的企业构成了一个“整体”性的“巨”系统——“产业生态”,并提出了应该如何发展、运营和治理的问题。这就是数字生态论关注的核心。产业生态在实践中存在已久,但只有通过互联网、大数据和人工智能把生态中各个要素数字化,然后 整合形成一个新的“经济组织形式”,就是数字生态。与其讲那些分散的孤立的案例,不如把“猪联网”讲全、讲透, 这样带给人们的启发更大,也更具说服力。所以《数字生态论》这本书通篇都是以“猪联网“为例,阐述数字生态论的基本观点。

与以往的命名不同,这次笔者直接给自己脸上“贴金”,把自己的观点称为“理论”。

能解释过去,预测未来,是判断是否能够成为理论的根本标志。 就像爱因斯坦提出的相对论,不但解释了火星“进动”的现象,还能够预测“引力波”这么神奇的东西。广义相对论预测了 100 年以后人 们才能观测到的现象。这才是伟大的理论。

数字生态论为什么可以成为理论,就是它可以预测未来,会形成 一个又一个产业生态,这些产业生态彼此协同、交易,形成了一个又一个复合产业生态,而林林总总的复合产业生态一起构成了数字经济蔚为大观的图景。一个产业生态就是一个小型的“经济体”。

产业生态涉及不同的行业和企业。在产业生态中,企业边界会变 得模糊,而行业的边界同样也在消弭。把这些不同行业、不同企业“联系”在一起的普遍机制是什么?这是数字生态论重点探讨的内容。把这些普遍联系的机制标准化、流程化,形成支持跨行业、跨企业运营的平台,就是生态运营平台(EcosystemOperation Planform),简称 EOP。

数字生态论是在“系统论”坚实的地基上建构的产业发展理论大厦,包括企业管理理论、组织理论、微观经济学、社会学等理论。因为在“经济体”中既有一般公司的管理特征,又有市场化的调度机制, 甚至还有经济学中的货币雏形。所以,只有我们突破分门别类的理论框架,融合相关学科的观点、看法,形成新的理论体系,然后正确地 看待它、理解它、接纳它、传播它,才会掀起下一轮产业融合发展的 大潮。

数字生态论在管理思想、组织思想、微观经济学、社会学等诸多 领域都有所创见。它不但解释了过去那些企业如何成功,也揭示了未来成功的崭新道路。数字生态论之于企业,会形成企业顶层战略;之于地方政府,会形成区域经济发展的方法;之于行业,则会彻底推动其转型升级,并平衡、充分地发展。

因此,我把数字生态论归结为理论,属于产业发展理论。

数字生态论的意义不仅仅在于提出了体系化、结构化的产业发展理论框架,而是在于指出了一条不同于美国的经济发展之路,不同于传统互联网产业的发展道路。从此,促进产业发展,勿需言必称美国,勿需再以美国的产业集中度和产业生产效率作为衡量中国产业发展水平的标准。从此,互联网的发展摆脱了过去我们只能“拷贝”美国硅 谷的做法。在过去,硅谷没有做的而我们做了,就会受到那些有外资 背景的投资机构的百般诘问。

这是道路自信、理论自信、制度自信、文化自信在产业发展中的 具体表现。中美产业结构完全不同,中国是时候走出自己的经济发展之路了,是时候总结本土的优秀商业实践、提炼本土的原创商业思想了。

数字生态论是中国本土商业原创思想的先声。我希望从此以后, 无论是中欧商学院、长江商学院,还是北大商学院、清华商学院,都以讲述中国本土的案例为主。因为未来数字经济的大潮注定由中国本土的企业来承担,而不是让传统的互联网公司担当数字经济的旗手。 未来成为数字经济主角的肯定是像农信互联那样深耕行业、融合技术, 形成生态运营能力的“产业生态运营商”。因为他们在切切实实地致 力于提升“劳动生产率”,致力于推动供给侧结构性的变革,而这恰 恰是传统互联网公司多年以来的盲区。

我希望从此以后,国内的投资机构不再以外资为标杆,而是走出 一条扎扎实实的立足中国、扎根产业、运用资本、全球拓展的路径。 与产业的发展融合,与数字经济的脉搏相合,与“一带一路”倡议的雄心相符。

我希望从此以后,本土的创业者,尤其是传统行业的创业者,坚 定信心。未来属于那些“泥腿子”、挽着裤腿儿、光着双脚、立于产业大地上的人;未来属于那些运用互联网、大数据和人工智能改造传统行业,升级传统行业的人,他们朴实无华,以问题为导向,立足中国,融通世界。这些人才是数字经济时代的希望。

《数字生态论》包括两部,分别出版。本部着重讲述产业生态的特征,第二部着重讲述产业生态的构建以及与之匹配的价值观、文化、政策环境等内容。真正开始动手写作本书是在农信互联完成 A 轮融资 以后。因为之前我们担任领投角色,有各种杂务需要处理,难以静心写作。但是也只有投资,才能够更加深入、全面地理解它。

农信互联也是我们投资的第一个项目。对我们投资机构而言,第 一个投资项目意义重大。就像一场战役,首战必胜是我们的信条。投资农信互联奠定了我们投资的格局和境界,注定了我们将走出一条和任何投资机构都不尽相同的路。

不能成为一个生态运营商的公司,我们不投;不能融入生态,为生态做贡献的技术公司,我们不投。换句话说,我们投的是像农信互联一样,可以彻底改变一个产业面貌的公司和具备潜在的生态统治力量的公司。遇到这样的公司,我们不仅仅会大力投资,还会利用中关村大数据产业联盟系统化的资源运营能力,介入到公司战略和并购整 合的业务中去。然后,一起去改变这个行业。

当大家都在“撸起袖子加油干”的时候,我们的目标是帮助落后的、分散的行业逐个实现转型升级。我们在每个行业都在寻找农信互联这样的合作伙伴,资本充当空军,核心企业充当陆军,我们一起打造远洋的航母舰队。唯有此,才能把党的十九大报告里提出的“推动互联网、 大数据、人工智能和实体经济深度融合”落到实处,才能切切实实地解决产业发展不平衡、不充分的根本矛盾。

 撸起袖子加油干,膘着膀子一起干,方不负这个变革的大时代!


文章分类: 生态经营论
分享到:
1
在线客服
 
 
 
 


官方微信

扫一扫,立刻关注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