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站搜索

客服热线:

010-66156811

官方微信

扫一扫,立刻关注我们


《生态经营论》(三)“数字重组产业是数字经济时代的鲜明特征”
2017-09-04 11:05作者:赵国栋

产业发展不均衡,整体效率低下


我国经济发展,各个地方不均衡,总体格局呈现东部强、西部弱,南部强、北部弱。地域不均衡的一个突出表现就是产业不均衡。从另外一个角度考虑,不均衡带来内在发展的势能。落后的产能提高了、落后的地域发展了,整体上我国经济就会在上一个新台阶。我们重点看产业不均衡的问题。


在上一节提到了五座大山的问题。总有一些企业,披荆斩棘,披星戴月,日夜兼程,翻过这五座大山,成为行业的翘楚。这就是我们通常意义上讲的“龙头企业”。龙头企业一般而言,是集齐了“龙珠”的,也就是基本解决或者部分解决了上述的五个问题,获得了增长。各个部委、各个地方的产业政策,也多是扶持、鼓励龙头企业的发展,希望龙头企业可以起到示范作用、引领作用,进而带动整个产业升级。


但是往往非常遗憾。龙头企业的确起到了示范作用,但是要知道,大多数企业的先天禀赋和成长路径是难以复制的。的确示范了,但要学习,要践行,非常困难。其中一个非常重要的因素,就是大量“龙尾”企业成长,所需要的“公共品”服务,龙头企业根本无法提供。


可否把管理做成公共品,提升龙尾企业的管理效能呢?

可否把金融做成公共品,降低龙尾企业获得金融服务的成本呢?

可否把交易市场做成公共品,解决龙尾企业快速完成销售呢?

可否把人才做成公共品,让龙尾企业获得专业的业务知识的指导呢?

可否把物流做成公共品,让龙尾企业也能获得快速高效的物流服务呢?

……


提供公共品,完全超出了龙头企业的责任。所以,寄希望于扶持龙头企业,带动产业整体转型的道路,步履艰难。


龙头企业越强,产业的发展越不均衡,他可以独善其身,但难以兼济产业。除非这个产业就是由几家企业垄断经营的。


对于那些产业结构呈现“小、散、乱、弱”特征的行业,必须想方设法,服务于大量的龙尾企业。服务于龙尾企业,就是千方百计为他们提供各类“公共品”服务。这些公共品服务就是数字经济基础设施的一部分。

传统互联网企业的局限性


自从我致力于推动大数据行业发展以来,就发现广泛存在一个误区。一谈大数据,大家就言必称BAT。现在一谈数字经济,又开始言必称AT。好像数字世界就是由腾讯和阿里组成的一样。毋庸讳言,BAT是我国互联网公司的杰出的代表,尤其是腾讯和阿里,代表着我国互联网发展的一个时代。这两家的市值在本书写作的时候,双双超过4000亿美元,跻身全球市值TOP10俱乐部。


但是我明确的、坚定的认为,数字经济时代,这些公司不再是绝对的主角。当然他们依然强大,就如同IBM依然强大,但不再是云计算的主角一样。


一言以蔽之,他们无法为众多传统行业提供解决产业发展不均衡问题的特定“公共品”。通俗的来讲,就是他们不接地气。他们也许可以凭借庞大的财力和技术能力,跨界提供某些“公共品”,譬如金融服务,但这些金融服务依然游离于生产经营之外,无法和企业的业务流程水乳交融。从这个意义上来说,互联网公司的金融服务,和金融机构的金融服务,并无本质的不同,只是信用和风险控制的手段,增加很多数据维度,仅此而已。


从另外一个角度来看,这些传统的互联网公司,没有一家提高了“社会劳动生产率”。他们只是在吃喝玩乐等消费领域,极大的拓展了市场,刺激了消费的增长。毕竟人类最基本的活动是生产实践,而传统的互联网公司竟然集体缺席!缺席生产实践活动,注定这些互联网公司,无法在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浪潮中有所作为,缺席生产实践活动,注定这些互联网公司无法在数字经济时代,无法理解产业、无法深入产业、无法服务于产业。


这些互联网巨头未来唯一的可能的发展方向,就是伴随着我国一带一路战略的推进,加速他们的国际化进程。如果能让更多的白皮肤的、黑皮肤的、棕皮肤的人们,用上微信、支付宝等服务,于国家而言功莫大焉。但是寄希望他们救传统产业于水火之中,无异于与虎谋皮。寄希望他们带动中国数字经济的发展,无异于镜花水月。

推动数字经济发展的历史性任务,落在了那些拥有丰富的产业经验,并致力于为整个产业提供融合一体的管理、人才、交易市场、金融、通信、物流等“公共品”的企业身上。这种企业,我称之为产业生态的“核心企业“。这是我国数字经济的未来和希望。


数字重组产业是数字经济时代的鲜明特征


产业重组是经济发展的核心问题之一。经济的发展过程,总是伴随产业重组的过程。数字经济时代,同样产生了数字重组产业的契机。传统上产业重组,是由两方不同的力量来推动的。第一个是行政力量,第二个是资本力量。


行政重组产业,多由政府主导,产生的原因是多方面的。有进一步壮大产业发展的需求,也有保护就业维持社会稳定的需要。地方性的行政重组产业,可能还有地方保护主义的影子。我国大型央企、国企之间的重组,多属于行政重组产业。我国通讯行业短短几十年就位居世界前列,就是国家相关部门重组三大运营商的功劳。


资本重组产业,多由金融机构主导。西方资本主义国家经济发展过程中,资本重组产业浪潮不断。最为人津津乐道的,就是北美在十九世纪末期二十世纪初期,发生的产业重组浪潮。以J.P.摩根为代表的一批大资本家,纵横捭阖,推动一些大型的托拉斯企业诞生,如美国钢铁,通用汽车等。


这种重组产业的手段,都可以迅速放大企业规模,短时间内产生垄断性的市场地位,成为改变产业格局的力量。其特征有四:


第一, 以追求垄断性经营为目标。

第二, 主要是合并同类项,以做大主业规模为主。

第三, 伴随着企业股权(所有权)的转移。

第四, 形成大型企业

数字重组产业是继行政力量重组产业、资本力量重组产业之后,又一个重组产业的力量。这是数字经济时代,产业重组的主要形态。与行政重组和资本重组不同,数字重组产业有一下几个特征:


第一, 以追求全行业服务、提升全行业效率为目标,而非垄断主业的经营。是为主业的所有从业者提供全面的服务。

第二, 链接更多的同类公司,而非合并同类公司。

第三, 链接的同类公司,不会涉及股权的变化。也就是所有权没有转移。

第四, 追求联合运营,而非垄断经营。

第五, 融合交易市场、金融、物流、通信等生产性服务业,使之成为一个整体。

第六, 形成产业生态!

引论部分不准备展开对于数字重组产业的详细论述。在后续的章节中大家会阅读到更加细致完整的阐释。


数字经济,要以数字重组的手段为主,辅之以行政重组、资本重组,推动产业整体效率提升、成本降低。是以数字经济的发展的根本之道。


在线客服
 
 
 
 

客服热线:

010-66156811

官方微信

扫一扫,立刻关注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