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站搜索

客服热线:

010-66156811

官方微信

扫一扫,立刻关注我们


《生态经营论》(一)“产业生态是数字经济的最小单元”
2017-08-24 09:48作者:赵国栋

在数字经济时代,我们必须思考几个根本性的问题,第一,什么是最小的数字经济单元?第二,如何认识产业现状与未来的发展?第三,支持数字经济的基础设施与工业经济、农业经济有什么异同?第四,站在国家的角度,还需要考虑,如何建立与数字经济发展相适应的社会环境、政策、机制。


产业生态是数字经济的最小单元


正确界定最小的数字经济单元,是洞悉数字经济本质的核心要义,是实施有效治理的关键,是制定政策和决策依据的基础。正如我们认为家庭是社会的细胞,所有的社会治理、社会理论都以此为出发点,衍生出家族、宗族、社区、乡村等诸多概念,同时一夫一妻制,成为社会治理的基本制度。


工业时代,一个一个的工厂,可以看成工业生产的最小单元,在工厂中,工人们按照一道道工序被组织起来,完成一件件工业产品。对于工厂的组织、管理发育出科学管理的组织理论。以工厂为最小单位,合纵连贯,增加附属机构,继而形成大型的托拉斯企业,在不断的博弈中,形成了与之相应的完整的工业时代的社会制度、上层建筑、伦理文化。


农业时代,经济的最小单元是一块一块的农田,农夫们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形成今人颇多向往的田园景观。农田的权属、流转、兼并、分配始终是农业时代的核心问题,社会乱、治交替,朝代的兴、亡交织,莫不与之有关。商鞅废井田、开阡陌,王安石青苗法,都是立足农田,衍生出一系列的法律规章。几千年的农业文明,使得我国形成了稳定的社会伦理、社会治理体系。


数字经济时代,我们同样需要界定数字经济的“工厂”、“农田”是什么?只有找到这个基本单元,才能以此为原点,衍生出一系列与之相应的经济制度、法律规范,营造出与之相适应的“大环境”,进而迈入新的数字文明。


对比“工厂”和“农田”,数字经济的基本单元,也应符合类似的特征:


第一, 它应该包括基本的生产单位。生产实践是人类的基本活动。所以,既然是数字经济,不能脱离基本的生产单位。


第二, 它应该集合了满足生产的诸多生产要素,并且是自洽的。如果是数字农业,应该包括农田,如果是数字工业,应该包括工厂。但这些肯定远远不够。判断是否是数字经济基本单元的,一个根本标准,数据是否融合自洽?


第三, 它应该是紧密融合的一个整体,不可分割,才是最小单元。这里指不可分割,是强调分割后,效率会下降,成本会上升。从这个意义上来讲,提高效率,降低成本,是判断数字经济基本单元是否成立的先决条件,也是发展经济的根本要旨。


第四, 它应当是一个“经济体”,既开放、又“封闭”。开放是其可以不断的吸纳其他相关产业加入其中,封闭是指可以在其内部形成生产循环、流通循环、甚至是货币的循环。


不能把“公司”看成数字经济的基本单元。公司本质上是一组法律意义上存在的经营实体。公司可以做任何法律允许的盈利性的事情。这些事情可大可小,小到一个人,可以算作一个公司,大到几十万人算作一个公司。更有所谓的集团公司,横跨毫无关联的多个行业。因此,讨论数字经济基本单元这个根本性的命题时,谈论公司是没有意义的。“平台”是另外一个流行的概念,但是缺乏基本边界的经济学内涵,不多做阐述。


数字经济中,一个典型的现象,就是大量的异质性的企业,借助大数据、互联网,紧密的融合在一起,形成的共生、互生、乃至再生的价值循环体系。不同的行业,业务交叉,数据通联,运营协同,形成新的产业融合机制。由此产生的“经济体”,往往跨越地域、行业、系统、组织、层级形成广泛合作的社会协同平台。具备价值循环体系、产业融合机制、社会协同平台这三大特征的新型经济单元,称之为“产业生态”。产业生态,就是数字经济的基本单元。


产业生态是数字经济的基本单元,这个论断,决定了我们如何认知未来的产业结构,如何判断未来产业发展的趋势?决定了我们如何认知数字经济。如何发展数字经济?生产资料要根据产业生态的需要来分配,政策的落地和实施要以产业生态为基础。


公司发展和壮大都是基于特定的产业生态,公司要么建立一个新的产业生态,要么加入一个产业生态。游离于产业生态之外的公司,将难以生存。


数字经济就是由大大小小、层层叠叠、勾勾连连的产业生态组成。金融,像血液一样融入到产业生态中,金融业务和生态中的主要业务融为一体,不分彼此。是为“生态金融”。在产业生态中,没有金融空转,没有影子银行,每一笔资金都和具体一个业务关联。产业生态成为金融的躯干,金融就是产业生态的血液。通信如同神经网络,深入到产业生态中的每一个组织、每一个单体,围绕业务运作,时起时灭。生态中的有共同需求的人们,借助唾手可得的通信功能,组成一个个社群,或互帮互助,或同学同乐。是为“生态通信”。整个生态,就是大型的交易市场,不同的交易此起彼伏,成为生态中,最核心的要素。生态中,主业产成品的交易是主旋律,伴奏者则是相关生产资料交易和流通。


产业生态的边界是由交易市场的边界决定的。产业生态是由高效率运转各类交易市场直接驱动的。为了追求更高交易效率,更低的交易成本,产业生态中,各类生产单元、各类流通单元、各类金融单元、各类消费单元,都运行在统一的信息系统之上。这个统一的信息系统,面向整个产业生态,服务于产业生态中各个单元的管理和交易,管理服务于交易,交易反馈于管理。这是数字经济基础设施的一部分,名之外“生态运营平台”(Ecosystem Operation Platform),简称EOP。

上文指出经济基本单元,具备不可分割的特征。产业生态,由不同产业的大大小小的公司构成的,为什么不可以进一步分割看成多个公司呢?这个问题涉及到我们对于数字经济的基本认知。


首先,如果把产业生态分割成不同的公司来看,我们将失去对于数字经济整体性、系统性、全面性的把握。我们当然可以把一个个工厂,再细分为一个个车间。但是车间只能生产“零件”,无法完成一个可供交易的“产品”。把工厂进一步细分,就失去了宏观上研究工业经济的意义,进入到管理组织学的领域。同样的,如果产业生态再进一步细分成一个个公司来看,我们只能看到大量的“产品”从无到有的产生,但是无法看到不同公司的“产品”,流通、组合、应用、消费的全过程。借助不同的“交易”把各类“产品”(包括实物产品和服务产品)从无到有,从此地到彼地,从生产到消费全部“生命周期”跟踪与管理,是数字经济研究对象的要求。


其次,把产业生态分割成更小的单元,会降低整体效率,并增加运营成本。产业生态的拓展自有其逻辑,根本因素,在于大规模的交易市场,促使价格公开透明。把“市场这只看不见的手”数据化、可视化,指数化,为整个市场提供统一的、清晰的、一致的价格信号。交易市场覆盖的所有生产单元、流通单元,根据这些价格信号、交易数据,自动化的调节生产过程、流通过程。事物总是沿着阻力最小的方向前进,经济世界总是寻求最高效率和最低成本的平衡。产业生态是迄今为止最低成本的组织方式,同时实现了更高效率的生产和生产服务。


最后,产业自身具备不可分割性。如果产业生态分割成更小的单元,会人为的打破事物间的普遍联系,打断价值循环体系,当价值循环无法完成时,势必寻求增加新的“价值”供给方,从而完成闭环。从这个意义来讲,产业生态,自然是追求自洽循环的,天然具备完整性的倾向,难以分割,无法分割。

研究数字经济,必须完整的、系统的、全面的认知产业生态,产业生态是构成数字经济的基本单元,必须采取措施,促使产业生态的形成、发展和繁荣。如此往复循环,才能造就生生不息的数字经济。


中关村大数据产业联盟 赵国栋

在线客服
 
 
 
 

客服热线:

010-66156811

官方微信

扫一扫,立刻关注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