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掉“元宇宙”,你的公司还剩下什么?丨元宇宙大会现场直击


作者 | 蓝莲花、胡逸菲


这也许是元宇宙概念在国内快速升温以来,后台报名最火爆,嘉宾观点碰撞最激烈的一场线下活动。


有嘉宾在台上畅谈未来万物虚拟的脑世界,也有嘉宾表示,并不想被贴上元宇宙的标签,还有投资人提到,如果BP里有“元宇宙”三个字就坚决不投。

这是9月16日娱乐资本论联合险峰(K2VC)举办的“元宇宙大会”上的情景。大会邀请了资本、文娱、科技等行业的大咖,希望展现业界对元宇宙最深刻的思考和最前沿的实践。

他们来自HTC、爱奇艺、罗布乐思这样的行业巨头,来自BAI资本、CCV创世伙伴、顺为资本这样的投资机构,也来自次世文化、魔塔时空、沉浸世界这样的创业公司。此外,大会还邀请了《元宇宙》这本书的作者亲临现场。

如今,对于元宇宙的探索才刚刚起步,行业正在苦苦探求真相:是机会还是泡沫?元宇宙究竟覆盖哪些产业?在元宇宙的世界里,还是否有出现巨头的机会?

谁在定义元宇宙?

关于元宇宙的争议似乎成了元宇宙最大的共识。大会现场,从投资人到VR/AR行业从业者,再到Roblox的高管,大家对元宇宙的概念各持己见。

HTC中国区总裁汪丛青回忆道,2016年前后,自己每天都要跟外界、跟媒体聊VR到底是什么,6年过去了,元宇宙成为比VR更令人兴奋的未来。“元宇宙其实就是下一代互联网,它会是一个3D的世界,可以用VR设备进入其中,并且体验完全的沉浸感。”

(HTC中国区总裁 汪丛青)

他进一步解释,元宇宙是很多不同虚拟世界的组合,不归属于任何人或者公司。任何人都可以通过任何设备进入元宇宙,他可以改变这个宇宙里的内容,而不只是看看这么简单。

Vyou创始人兼CEO马杰思曾经是小米VR/AR团队的负责人,他从信息技术角度剖析了元宇宙的概念,元宇宙的第一性原理是远程传递物理信息。在元宇宙的世界里,人们能更高效地实现物理信息的沟通。

直白点说,现实社会中,两个异地的人只能通过文字、语音或者视频等方式联系,但在虚拟的环境里,他们可以像线下见面一样进行物理互动,握手、拥抱、打架等等。目前在视频里是无法实现的,但在Facebook的Workrooms里面可以。

(Vyou创始人兼CEO马杰思)

因此,马杰思认为下一个时代机遇,会出现在物理信息的社交和社区平台。那么谁能做出这样的平台?游戏公司可以做,互联网社交产品可以做,VR公司也可以做。未来,图文社交的模式一定会面临转型升级。

科学哲学学者,奇点共识数字创始人宋斐表示,自己并不想用元宇宙来定义当前的互联网形态。“我们当前所处的阶段是开放边界的沙盒世界,但共识的条件是有限的,其实只有一部分人的狂欢,它并没有形成社会价值的共识。我更愿意把元宇宙定义为超限互联网,就是数字孪生互联网(超现实)跟元宇宙(虚拟)的结合。”

科学哲学学者,奇点共识数字创始人 宋斐

换句话说,现在的人们面对的是一个推荐算法的时代,但在元宇宙的时代中,可以构建更多人性的维度。

Roblox是业内知名的“元宇宙第一股”,在压轴演讲中,罗布乐思副总裁段志云提到,Roblox是工具引擎+社区的产品,并不是产出内容的一方。元宇宙是需要全民参与,需要释放所有创作者能量的事情,而罗布乐思要做的就是鼓励创作者,优化创作者生态。


(罗布乐思副总裁 段志云)

在通向未来的漫长道路上,需要技术、内容、平台等多方面的迭代更新,每一环节都存在着机会。

脱掉“元宇宙”,你的公司还剩下什么?

对元宇宙定义越模糊,行业越混乱,也就意味着更多创业和投资机遇。在投资领域,元宇宙概念的兴起确实打开了许多细分赛道的天花板。

但行业繁荣往往也意味着泡沫越大。甚至,有投资人调侃,在投资领域,元宇宙现在已经是“烂桃花”。

顺为资本副总裁冯铮表示,之前一直在虚拟世界方向创业的公司和元宇宙概念火了再进入的公司在面对“元宇宙”这个概念上是有很大区别的,前者往往努力保持距离,后者会特比乐于提及。

他举例说,今年虚拟世界领域有家比较热门的天使项目,在最近一篇对外传播的文章中,通篇都没有提宇宙三个字,而是围绕3D进行剖析冯铮认为,这才是“元宇宙”领域的创业公司与VC沟通比较理性的方式。


(顺为资本副总裁 冯铮)

“我们投的时候更希望抛开元宇宙的概念,再去审视自己的项目到底做了什么事情,除了概念以后还有什么,这是我们关心的事情。”

冯铮认为,元宇宙是非常遥远的概念,可能是二三十年之后的事情。对于一个如此遥远的事情做精确的判断,本身就很难,而且意义也不大。以始为终,我们更关注的是目前能够落地的方向。

盛景嘉成基金董事总经理刘迪在大会现场发现,2016年前后看VR的那波投资人又都回来了。他认为,对于一级市场而言,很早看VR/AR,以及3D的这波投资人,现在依然活跃在圈子里,因为他们之间的共识很早就建立了,并不会因为今天出来“元宇宙”的概念就轻易打破对行业的原有共识。

(盛景嘉成董事总经理 刘迪)

这个观点与冯铮的观点相似。换句话说,资本更看好那些早已经入局的公司,且持续坚定在行业内耕耘的,而不是炒作元宇宙概念的公司。

英诺天使基金合伙人王晟认为,元宇宙的概念很好,但不能披羊皮卖狗肉。如果创业公司在BP里写自己是元宇宙公司,但投资人一看不是,那转化率就很低,反之,如果是,转化率就很好。因为沟通效率很高,大家更容易形成共识。

那么,元宇宙现在究竟发展到什么阶段了?投资机构又该怎么投?

冯铮表示,我们一直在关注VR的发展,尤其是VR中出现的游戏以外的应用,以及在VR设备普及成熟之前,能在手机和电脑上做的事情。“目前热门的方向有虚拟世界的基础设施,包括3D和图形引擎,AI驱动的内容生成,另一块是虚拟世界的交互方式,比如数字人,还有就是虚拟世界的原生体验。如何把线下生活中的活动搬到虚拟世界中,虚拟世界的原生体验应该是什么样的?这是一个非常值得探索的问题。”

论坛现场,王晟提到了Second Life这个APP。

它发布于2003年,拥有超强的世界编辑功能与发达的虚拟经济体系,吸引了大量企业与教育机构。开发团队称,他不是一个游戏,没有刻意制造的冲突,没有人为设定的目标,人们可以在其中社交、购物、经商。在Twitter诞生前,BBC、路透社、CNN等报社将其作为新闻发布平台,IBM曾在APP里买过地产,建立自己的销售中心,瑞典等国家在其中建立了自己的大使馆,西班牙的政党在其中进行辩论。

(英诺天使基金合伙人 王晟)

大家都觉得那是未来世界,但是后来这个APP崩塌了。因为,未来世界仅靠想象力是不够的,还必须要有物质基础,足够大的宽带,足够大的算力,很好的3D引擎,更容易的创作等。

“从今天的角度来讲,我们认为元宇宙的技术曲线还远远没有登上欲望的山顶,也没有掉到绝望的低谷。大家为什么说有泡沫,因为正在爬坡,连半山腰都没有到,一系列的技术不成熟的组合中,你们在期待它产生一个成熟的应用。就好比如果我们没有啤酒厂就想享受各种各样的啤酒。如果你去迪士尼玩,结果水电路都没有通,迪士尼再好也没有意义。所以最重要的是基础设施。”王晟认为。

对于元宇宙是否存在泡沫,面对这个疑问,《元宇宙》作者、中关村大数据产业联盟秘书长赵国栋认为,泡沫的确存在,但泡沫不是坏事,泡沫会吸引大家的注意力,让资源投向这个领域。任何事情的发展都会经历先有泡沫,再有幻灭,再有成长的阶段。

(《元宇宙》作者、中关村大数据产业联盟秘书长赵国栋)

谈到与“元宇宙”项目的融资,源合资本合伙人祝正方友好地给出建议:除了少数几个觉得自己完全契合元宇宙概念的公司,再融资的时候不要提元宇宙,但是也不要完全不提。

(源合资本合伙人 祝正方)

元宇宙中不可或缺的角色:虚拟人

说到元宇宙,就很难绕开虚拟人。

马思杰在演讲中提到,虚拟世界的UGC分为两个部分,一个是虚拟人的UGC,一个是虚拟环境的UGC。后者是把自然环境、人文环境,还有各种物理虚拟化;而前者是人的外在和内在。现在大部分都是在做虚拟环境的UGC引擎这块,但真正做虚拟人的公司并不多。

那么,虚拟人已经发展到什么阶段了?虚拟人在元宇宙生态中的商业价值如何?大会的第二场圆桌探讨了这些问题。

在虚拟人实际的落地应用中,最成形的产品是虚拟偶像。爱奇艺理想国工作室负责人芦彬认为,虚拟人其实具备了真人偶像的属性,只要一个虚拟偶像具备正向的能力和娱乐属性,它就具备商业化的前景。

(爱奇艺理想国工作室负责人芦彬)

但虚拟人技术才刚刚起步,而且它的未来远远不止虚拟偶像。

次世文化创始人陈燕认为,整个的虚拟人赛道可以分为1.0(虚拟人IP化)、1.5(虚拟人IP智能及场景化)、2.0(用户虚拟身份普及化)三个阶段。坦白说,在1.0阶段,市面上90%的虚拟人产业是to B的,次世文化正在努力让1.5阶段的虚拟人能够to B to C,到未来真正在2.0阶段触达C端。

(次世文化创始人 陈燕)

北京元星恒曜科技有限公司合伙人吴凡静首先带来了一支团队参与孵化和制作的虚拟内容展示视频,其中包括虚拟偶像综艺《跨次元新星》、2021爱奇艺世界大会虚偶开场秀、阿那亚戏剧节等虚拟人实时动作捕捉秀等精彩片段,让在场观众更直观地了解虚拟人的现状。

(北京元星恒曜科技有限公司创始合伙人 吴凡静)

作为虚拟内容制作团队,她也介绍了目前虚拟人的技术难点,比如常见的模型穿模问题并非动作捕捉设备的硬件问题,而是取决于工具软件的算法以及应用者的经验,作为虚拟内容创作者,具备稳健且全面生产流水线和能根据市场需求不断研发迭代的能力是极大的优势。

在虚拟人领域,行业认识探讨最多的依然是技术与商业模式。

在摩塔时空创始人刘勇看来,要想在虚拟世界中实现商业回报,需要首先在传统领域建立IP。也就是说,一个IP在进入元宇宙之前需要在现实世界中有自己的声量和位置。

“以集原美这个IP为例,它是做内容的逻辑。我们有大量视频账号,每天产生大量内容,所以,我们未来的变现逻辑是靠内容本身的售卖。我们对这个IP的定位是希望她成为年轻一代人的偶像。未来,希望不管是进入各个元宇宙,或者是进入虚拟世界,都可以成为一个媒介或者是领导者。就像以前,有周杰伦,有SHE,现在的虚拟人也可以达到那时候的效果。”

(摩塔时空创始人 刘勇)

在CCV创世伙伴合伙人聂冬辰看来,虚拟人赛道还处于很早期的阶段。“从我的角度,首先我带着很多的包容性去看未来的可能性。过去惯性一直在发生,过去小10年,十万块钱一套的设备阻碍了整个动漫和游戏行业的发展,但随着AI技术,视觉技术的发展,把真人实时转化成虚拟人已经得到了快速发展,这种情况下,一切真人都可以变成虚拟人,那就创造了无限的价值。”聂冬辰表示。

在这样的判断前提下,虚拟技术成为CCV重点关注的细分赛道之一。“可能还有其他方向,无非就是我们从应用场景,从不同的虚拟偶像的分类,或者说从用户的不同需求去看说什么样的技术供给或者内容供给,能够真正满足这一类用户的需求,这种就是我们真正想投的。”

具体来说,虚拟人值得关注的三大方向包括,一是不同的虚拟内容品类。比如,几年前,有创业项目做戴上3D眼镜在虚拟世界中生活,完全复制《头号玩家》的世界,当时很多条件都不太成熟,但现在随着硬件,生态的成熟,可能有更好的起点。

二是场景。比如陪伴就是非常重要的场景之一。在不同场景之下,也会出现新的创业公司和投资机会。最后一个方向是,所有技术底层。

(CCV创世伙伴合伙人 聂冬辰)

在聂冬辰看来,整个元宇宙是一个生态,任意一个玩家其实不需要把所有的事情都做了,但是你需要在这个生态里面找准自己的角色和位置,并且让你做的东西是模块化的,方便复用的,可以随时植入到任何一个别的生态里,那就是成功了。从这个角度我们关注技术和标准化产品。

“未来在某个时间点,真实世界会和虚拟世界交汇在一起,并且一起往下走更长的路,就像《失控玩家》中的NPC和真人已经分不清楚了,到底是不是现在这个时间节点不好说,但是面对各类优秀创业公司,我们感觉这个时间节点可能不会太远了。”

背靠元宇宙,这次VR真的要崛起了吗?

2015年VR第一次兴起,创投领域一片火爆,但随后不久行业形势急转直下。由于硬件基础设施产品产能和产品性能跟不上,大批VR创业公司濒临破产,重注VR领域的投资机构也几乎颗粒无收。直到今年,VR再次崛起。

这次崛起背后,其实有两股力量,一股是硬件数量突破红线。Steam平台上VR游戏的月活已经超过500万;Oculus quest单产品出货量超过1000万,已经达到当年iphone2的出货量。

VeeR VR联合创始人陈婧姝介绍了这几年VR的发展情况。

过去几年,看起来VR行业预冷了,但其实一直在稳步发展。根据今年2月份Facebook公布的数据,在整个Oculus生态中,已经有60款游戏是超过百万美元收入的,现在可能有超过10几款是千万美元收入了。因此,对于海外的VR行业来说,在VR游戏和家庭娱乐领域已经形成了闭环生态,而且有一批非常核心且活跃的用户。

(VeeR VR联合创始人 陈婧姝)

“国内的热潮可能是由于字节跳动收购Pico带动的,毕竟,此前国内没有像Quest2这样现象级VR硬件出现。所以生态跟国外不太一样。可能国内的线下VR会发展更快一些。随着硬件发展起来之后,内容生态也慢慢建立起来,会有越来越多的内容创作者加入,游戏、影视、动画、社交等。”

沉浸世界创始人兼CEO陈鑫着重强调了内容的重要性。他认为,在过去的五六年里,创作者浪费了大量的时间,延续一个错误的策划方案。大家应该先想好开发什么内容,就跟做电影一样,内容方向正确,再把正确的事情放大才能做成。

(沉浸世界创始人兼CEO 陈鑫)

“我觉得VR最核心的还是创作,而且这个创作要和想象力挂钩,VR是一个具有极强想象力的事情,想象力会决定内容结果。”

此次VR崛起的另一股力量就是元宇宙概念的火爆。元宇宙是以虚拟世界形式存在的,它与现实世界唯一的链接是硬件。在现阶段,更确切的说,是VR。因为,只有VR能提供给用户完全沉浸式体验。也有人评论,VR是元宇宙的大门。那么,VR对于元宇宙来说,究竟有多重要?

三七互娱投资副总裁林均全认为,元宇宙概念很广,只要能够用虚拟的方式取得乐趣都是属于元宇宙的一种。元宇宙一定需要VR吗?其实不一定,只是VR能让体验更加沉浸,让人觉得更真实,但VR不是进入元宇宙的唯一方式。

(三七互娱投资副总裁 林均全)

HTC是国内最早做VR硬件的大厂之一。汪丛青也认为,VR是实现元宇宙的途径之一。

“可以用VR设备,也可以用2D设备,用电脑,可以用手机上元宇宙,但是你看到的那个版本就更像现在我们在玩3D游戏一样,我可以用一个2D屏幕去看,但是那个也是元宇宙。”

只不过,戴上一个VR设备的时候,它的元宇宙的体验就是一个真正的完整的元宇宙体验,那时候用户沉浸进去的时候,他可能就忘了自己进入了一个虚拟世界。

关于VR和元宇宙的联系,创享投资投资合伙人兼华北区负责人朱春涛认为,人类从古到今,一直在寻找自我之外的一个其他的世界。VR是非常好的入口,是能够在数字世界里面提供最大带宽的一个方式。现在的VR已经可以作为基础设施了,但是还可以往前做得更好,包括它的分辨率或者体验感觉,或者续航性能、适配性还能进步。

(创享投资投资合伙人兼华北区负责人 朱春涛)

也许未来还会有比VR更先进的技术和硬件设施更适合实现元宇宙的体验,但目前为止,VR是最佳选择。在两股力量的带动下,VR有望真正崛起,成为一条有着厚厚雪层、长长的坡。

作为国内出版的“元宇宙第一书”《元宇宙》《元宇宙通证》填补了国内有关元宇宙研究的空白,详细阐述了元宇宙时代的发展前景,聚焦前沿概念,探讨未来社会生态,寻求人类社会转型发展的新路径,展示大数据、算法、5G、AR、人工智能、区块链等给人们的生活与工作带来的颠覆性变化,提供了一种未来社会的生态图景,具有较高的学术价值、社会价值和出版价值。


“元宇宙”系列图书获得了众多专家学者、知名企业家的作序和推荐。著名经济学家朱嘉明、区块链前沿专家肖风、金融博物馆理事长王巍倾情作序推荐,周鸿祎、傅盛、滕斌圣、沈阳、秦朔、吴晨、李蒙、吴晓青、唐宁、曾良等120名学者、企业家、投资家、媒体人联袂推荐


2021年,如果有一本书可以给我们启示,照亮人类未来之路,那非《元宇宙》莫属。在通往元宇宙的路上,我们需要《元宇宙通证》。



扫码购买元宇宙

联系人|联盟小秘书

联系电话|13716612035


---END---


中关村大数据产业联盟

中关村大数据产业联盟作为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数字化转型伙伴行动倡议”首批合作机构,开展了多项技术创新、理论创新、产融发展、资本服务、成果转化、人才培养、知识产权保护等方面的促进和传播服务工作,积极打造了数字生态运营服务体系,全力促进了大数据产业生态的建设与数字经济可持续创新发展。

中关村大数据产业联盟

微信号|BDA1213

吴晖 | 13825650507

元宇宙通证

关注元宇宙通证公众号

获取更多元宇宙相关资讯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