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方微信

扫一扫,立刻关注我们


中国人民大学副校长吴晓求:区块链的核心价值是数字经济的确权

发表时间:2019-12-18 10:45
吴晓求是中国著名经济学家、金融证券研究专家,现任中国人民大学副校长。
2019年12月12日,在北京中关村举办的区块链与数字经济高峰论坛上,中国人民大学副校长吴晓求发表了自己对区块链的理解。
吴晓求认为每一个成熟的领域或行业,都会经历从繁荣到泡沫,再从泡沫到繁荣这一过程。我们应该对一项技术在短期内的价值保持冷静的思考,同时不要低估一项技术的长期价值。他提到,中国的互联网在2000年左右出现了泡沫,这正是在短期内高估了一项技术的价值的经典案例,但从长期来看,互联网的确在缓慢而强劲的改变着我们的生活。
吴晓求高度肯定了数字经济对社会发展的推动作用,并分享了自己对于区块链核心价值的思考,他认为区块链最重要的是数字经济的确权。数字经济时代许多产品的权属需要确认,确认了产权归属,市场经济才能健康稳定发展。
最后,吴晓求看好科技与金融的结合。他认为金融与科技属于数字经济时代非常重要的核心内容。因为金融产品大多数都是标准化的,科技对金融的渗透比其他行业更加全面和深入。


微信图片_20191216120725_meitu_1.jpg


以下为吴晓求演讲全文

◆ ◆ ◆ ◆


吴晓求:各位来宾,首先非常荣幸参加这样一个我非常陌生的领域的一个论坛。我现在发现我的知识正在日益老化,如何跟上这个时代的步伐对我来说是一个挑战。
我也研究区块链,但还没有想明白,正努力的学习。

5.jpg


用历史的角度衡量一种新技术的价值

◆ ◆ ◆ ◆


新技术革命对于我们这些人类社科的学者来说是一个考验,一种新技术带来的现象在开始之初都会出现疯狂的状态,这个时候骗人的事情非常多,会出现泡沫化的现象。
慢慢大潮退去之后留下的就是精华,这是任何一个成熟的领域都曾经历过的。
2000年前后出现互联网泡沫。那时候在纳斯达克上市的互联网公司,人们觉得它明天就会迅速的产生效果,所以估值变得非常高,从而出现了严重的泡沫,带来了市场巨大的危机。
一种新技术人们通常短期内会极大的夸大它的价值,会蜂拥而至,而且以为它很快的就会改变这个世界,实之不能,改变世界是需要一个过程的。
但是从长期来看,人们通常会低估一种新技术的价值,我想这是人们认知上的一个缺陷。为什么会发生非理性投资?这是因为对眼前和未来的判断出现了重大的差异。
所以我是在想我们需要冷静下来,安静的去思考,去进行非常认真的对未来的判断,这个非常的重要。
中国互联网的发展比美国稍微晚一点,中国在新世纪之初出现了互联网泡沫,2015年出现了股市危机,其中非常重要的原因是过分夸大了互联网的价值。
每个企业都说它跟网连在一起了,然后股价翻几番,实际上这都是非理性的表现。我知道这个事件有新技术推进,但它是以缓慢的、强劲的持续动力在推进,而不是短期的。短期的只能昙花一现,任何一种对未来产生重要推动力的技术都是有生命力的,它会慢慢的植入到人们的生活之中,会慢慢的改变这个社会,也会慢慢改变整个经济引起的状态。
数字经济的进一步作用:提高了交易方式,加快了资源配置
数字经济不同于传统经济,它是基于高科技的深度影响,带来的经济运行方式的变化。它的资源配置方式也会发生重大的调整,它会变得更加具有效率。
之所以数字经济会让资源配置变得更有效率,是因为它会改变人们的交易方式。交易方式非常重要,经济活动交易非常重要。交易可以转移风险,交易可以提高整个经济运行的韧性。同时数字经济改变了信息的生产方式、信息的结构化处理能力,使社会效率大大提高。它会使社会变得更加透明,也会使信息的传递更加公平、流畅。
经济学的核心在于价格的合理形成。价格的合理形成,经济交易才会平常。数字经济在价格合理性方面迈进了一大步,提高了信息的透明度,改善了信息的对称性,所以我对信息技术是给予高度的评价的。因为它的确会使得资源的配置更有效率,使消费者的安全水平得到迅速的提高。它会比较少的出现欺诈现象,特别是在成熟之后,它的欺诈现象会大幅度减少,因为它的价格合理性比以往有极大的改善,交易方式变得更加便捷而安全。
我们要正确的看待一种技术短期的和长期的价值,我们还要看到数字经济在很多层面的进一步作用。


区块链的核心价值:确定了数字经济的产权

◆ ◆ ◆ ◆


我刚才在贵宾室和我们人民大学商学院的院长毛基业教授以及易靖韬教授讨论。我说能不能用一句话概括区块链的核心价值?因为我特别想知道这里面的逻辑。作为学者经常会有这样一个毛病,他会想这个逻辑是什么。
易靖韬教授给了我一个迄今为止我认为最有价值的回答。我找了多少人,都没说到点上,但这位年轻的易靖韬教授说的一句话,让我有点感觉了,他说 最重要的作用是数字经济的确权。
绝大多数人区块链,都说它是分布式的,它是透明的,它是不可更改的,先说这个,但这些解释不能说服我。这不是区块链的核心价值。
我说如果是不可更改的,提高信用等级,只要一个民众有良好的契约精神,有很好的法治能力,法治体系,同时有很高的道德水准,我说这些东西都没问题。
英国社会为什么它的金融市场如此发达,金融市场发达的机制是契约是透明,所以英国做到了,并没有通过其他的技术来约定,我和毛基业院长的交易要让所有人看到,如果是这种架构我不认为它有特别重要的意义,我和毛基业院长的价值如果我们两个守法,而且我们都是根据我们约定的价格交易,我为什么要让所有人知道,因为我经常会听他们的解释。
但是他(易靖韬教授)这个解释蛮有意思的,说数字经济产品的权属确认。因为一旦到了数字经济阶段有很多产品权属要确认的,因为知识产权是市场经济社会的一种重要的基石,如果你连产权都不能够确认的话就乱了,所以这个解释给我一个新的思考。
我听了多少专家,我说你们都不能说服我,一般不能说服我的时候我就不能接受,他说服了我去思考,这个有意义,因为数字经济需要一种产权的权属机制,不可更改的机制,不是说让我们两个人的交易让所有人看到,这个本质上没有意义,所以我想这就是对于区块链学习在于进步。我经常说这种高深的学问我要努力的学习,努力的研究,跟上时代步伐。


金融需要拥抱科技

◆ ◆ ◆ ◆


我接下来再说第三个,还是谈我的本行,科技和金融。
科技和金融当然属于数字经济非常重要的核心的内容,科技不但改变世界也会改变金融,科技对金融的渗透似乎比任何领域都要更加全面而深入,是因为金融产品多数或者绝大多数都是标准化的。
金融产品服务对象无限大,每个人都要接受金融的服务,都要享受金融的服务,金融的服务是通过产品来完成的,而且这种产品除了极其少的个人定制以外,多数都是标准化的产品,标准化的产品加上规模,事实上它和技术的结合就有天然的匹配性。
如果这个领域是一个很个性化的领域,我认为技术是很难进入的,一旦它的产品是规模大市场大需求大,容易标准化,技术会迅速的进入,会极大的降低他原来的成本,它会改变这个领域的业态,所以科技金融正在改变整个金融的业态,这是中国金融进一步的推动力和标志。
我是科技金融积极的推动者,也是理论上的论证者,我对它是持有充分的支持态度,当然也有很多人觉得它会有一点惋惜,或者说留恋这样一个工业化时代的产物,工业化时代的产物它的物理和时间限制是很严格的,他有严格的时间和物理限制。
我们数字化时代主要是要打破时空限制,使得平台是没有边界的,物联网时代平台都是有边界的,有严格的约束,无论是管理的空间、跨度还是服务的半径是有边界的,在数字化时代,互联网也是数字化时代重要的形态,在这个时代它的平台是圆的,是没有边界的,他可以无限的扩张,他激发人们巨大的创造力,你如果不是在数字化时代,你说一个电商,一个商业模式一天能够销售几千亿,你是无法想象的。
我们当年说的王府井商场,那是中国最著名的商场,一年销售额十个亿就不得了了,那就创造记录了,现在人一秒钟就超过记录,他就使得没有边界。很多人留恋逛逛王府井商场的时代,那是充满了理想的时代,也有人情味的时代,所以现在没有人情味,吃饭都要送上门。以前一大堆人吃饭喝酒,在那快乐的很,可是时代改进了,就是这样的,我们要看清这个时代,所以也不要去,就像农业经济时代被工业化时代摧跨了一样,农业时代的经济风光多么好,可是工业时代到来就把这个催解掉了,就带来快速的时代。
P2P是个典型,它的目的是想弥补传统金融,特别商业银行的那些不能服务到的客户,因为那些客户到商业银行要贷款是要不到的,他没有抵押好,资产负债表不完整也好,反正种种原因传统征信评估标准是不好的,商业银行不给他贷款,可是他也要发展,P2P出来了,P2P出来以后出现严重的问题,就是信用的评估和传统评估是不一样的,他要进行线上评估,线上评估就需要足够的大数据,还要对数据进行培训,要做一个模型,把这个非常复杂的数据通过模型化重构出来,来甄别这个客户的信用,要求非常高,正是因为要求高,所以它的成本是高的,他的利润是低的。之所以P2P爆雷,一看他的信用评估能力跟不上了,他不知道客户究竟是什么信用,就把钱贷给他了,这个风险很大,之所以他不知道这个信息是因为背后没有大数据,即使有一点点数据,他没有重构的能力,数据没有重构能力它就是垃圾,没法甄别的。
我为什么说银联糟糕,因为银联有中国最完整的金融数据,但是它没有进行科学有序的重构。后来我想这个必然会走向灭亡,再加上这个领域是利润非常微薄的行业,它是个平台,做中介很难暴利的。从业者又开始以为这是一个服务的业态,这两个决定了它必然是不成功的,怎么可能成功。但是我们不要否认这个业态本身,业态本身是有价值的,所以科技和金融的结合的确带来了新的风险,需要我们监管者要认真的思考这个风险的特点是什么,我们要做什么样的金融基础设施。
中国的金融基础设施,特别数字化的金融基础设施特别差,中国整个经济的基础设施很差的,不是说我们有多少的高铁,有多少的港口,有多少的机场,我不是说这个,我指的是我们软条件很差,中国经济快速增长,我们留下了一大堆的问题,中国金融也快速扩张,我们基础设施根本跟不上,根本没建设,中国连一个合格的执行评估机构都没有,你还怎么去发展现代金融业?
美国有三大咨询评估机构,中国有吗?没有,我们都一直在那里,每个金融机构都想赚钱,几乎没有人去思考这个社会的基础设施建设,金融也如此,所以我们有时候真的要反思,所以我经常说6% 挺好的,我们缓一缓,别又想通过货币政策刺激经济增长,何必,中国要好好治理过去遗留的那么多的问题,环境破坏严重,城乡发展不均衡,东西部也不均衡,我们社会医疗保障怎么改善,我们的教育怎么去公平,人们的医疗怎么去改进等等等等,这些都是我们面临的巨大问题,我们根本没跟上。
当然,科技和金融的结合,我说给监管提出了更高的挑战,我们监管不能够用传统的工业化时代的思维去看现代数字化时代这样一个新的金融业态,那就看不懂了,药也会吃错了。
当然,科技和金融的结合的确推动中国金融进步了,主要表现在两个方面。
第一个,推动中国金融业态支付的革命。我们跨越地看,他成本降低了,提高了,也有人说第三方支付加大了支付的风险,我完全不同意,你这什么意思?想让我们回到卡支付时代,让每个人都拿着支票,那样效率极低,现在不要说拿现金拿支票,就是你划卡都很麻烦的,我们新的支付业态多快呀,可是我们监管部门还是约定了,你一天超过多少钱就不能动,这是我的钱,我凭什么不能交易,要不行就停了,停了回到传统金融机构去,这叫什么事,这都是没有深刻理解科技的作用。
第二个,巨大的进步,外国人觉得到中国很新奇。它改变了我们的交易方式,包括电子商务也好,以及跟电子商务相匹配的交易的便捷,以及最关键的是他改善了透明度,提高了信息的对称性。金融有个功能,是提供信息发布功能,这个也是金融的巨大进步。当然还有第三个,正调整我们金融的业态,很多现在民用资本要办银行,现在不再办传统了,都要做网上银行。传统银行想超过工商银行是不可能的,你的信用也没他高,你怎么提供差别化的服务,一定是依托于数字化,依托于互联网,找一个新的金融机构的业态。我们国家有很多新的金融机构发展非常快,成本很低,他几乎没有网点。
所以,总的说来这些变化我们充分的肯定,同时监管要与时俱进,这样我们金融风险会降低。现在不断的暴雷,既有从业者的愚昧贪婪,有监管者的落后。
文章分类: 联盟新闻
分享到:
1
在线客服
 
 
 
 


官方微信

扫一扫,立刻关注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