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UIABAEGAAg-5XfugUogK2l4wIwYDhg

官方微信

扫一扫,立刻关注我们


崇州市副市长叶志俊:构建数字生态,推动县域经济高质量发展

发表时间:2018-08-13 19:32

添加盟妹子(微信18800122086)

备注“公司+姓名+入群” 加入微信交流群

8月8日,四川省崇州市叶志俊副市长一行来到中关村大数据产业联盟(下简称“联盟”),与联盟秘书长赵国栋共同探讨如何推动县域经济高质量发展。


赵国栋认为,中国有 2000 多个县一级的单位,随着国内经济发展进入以内涵型经济增长为核心的新常态,从高速增长转向中高速增长,从关注增量转为关注存量,从关注经济数字增长转为关注结构调整,城镇的发展也从粗放向集约精细转变。因此,县域经济的价值潜力无穷,是一片巨大的蓝海。

叶市长介绍了崇州市发展县域经济的举措和成效。近年来,崇州大力实施乡村振兴战略,不断深化农业供给侧改革,深化农村集体产权制度改革,积极探索农业共营制,推进农业标准化建设,打造农产品公共品牌,壮大主导产业,发展新型农业,从而促进了崇州县域经济的转型升级和跨越式发展。

双方基于区域经济和顶层设计的角度,分析了如何振兴县域经济,如何为推进县域经济发展,推动县域经济转型升级提供参考和借鉴,现将部分内容分享如下:


1.理念层面:振兴县域经济需要新思维

叶志俊:崇州这几年在探索建立“农业共营制”,破解“谁来经营”“谁来种地”“谁来服务”三大难题的过程中,深刻的感受全新的思维范式对探索当代中国县域经济振兴之路的重要性。联盟作为先进思想的策源地,对此是怎么理解的?

赵国栋我们认为构建现代化农业体系,振兴县域经济,需要实现三个突破:

第一个突破,要突破工业化思维局限,认识到农业各个物种是自然生态的一部分,共生共荣,用“系统论”的思想来解决农业问题。

第二个突破,要利用数字重组突破所有权桎梏,不追求万物为我所有,但求万物为我所用。不在所有权归属问题上打转,而是要把重点放在经营权的联合上。在经营权联合的基础上,形成数字集中,经营统一,分布生产的大规模生产组织形式,解决农业规模化生产问题。

第三个突破,要突破企业、行业的局限。把一个“生态”作为一个经济单元来经营。要认识到生态,就是新型的经济组织,要围绕这个新型的经济组织,去考虑如何让生态范围内的企业,都获得成长。


2.技术层面:振兴县域经济需要新路径

叶志俊:这些新理念新思维如何落地呢?

赵国栋用新理念新思维实现农业的数字化,需要三个相互关联的信息化平台来支撑: 第一,农业资源规划与决策平台;第二,农业生产要素流通平台;第三,农业生产状态管理平台。

叶志俊:这三套平台分别解决什么问题呢?

赵国栋:农业资源规划与决策平台,主要解决农业物种之间组合问题。在给定的地理空间中,决定种植组合、养殖组合及其种养之间的量化比例。这个平台即可以用于国家层面的决策,也可以指导微观层面一个农场的经营。这套平台目前市场空缺,我们只好自己开发。

农业生产要素流通平台,需要解决农资、农机、农具、金融、物流、交易市场等农业生产要素和农业生产、消费各个环节紧密融合的问题。这些其实就是我们投资的企业农信互联正在做的东西。农信互联的生猪交易市场、农信商城,金融体系、金融跟农业对接的结算体系都全部完成了,这是我们这有投它的最大价值。

农业生产状态管理平台,主要解决农业种植、养殖过程中的各类管理问题,类似ERP的概念。这个体系目前农信互联能做到部分,猪场能做,但是像大田农业设施农业没人做,零星有人在做,不完善。

这三个平台就构成了整个农业信息化的基础。有了这个东西,我们整合任何一个品类易如反掌。


3.实践层面:4倍农业和猪联网

叶志俊:联盟这三个平台的实践进展如何?

赵国栋从这个三个平台现状来看,农业资源规划与决策平台,也就是我们的4倍农业项目正处在原型验证阶段;农业生产要素流通平台最为成熟,支持了数千亿资金结算和一千亿的生猪交易。农业生产状态管理平台,进展参差不齐,各类玩家众多,亟需整合的力量。如猪联网在生猪养殖管理方面最为成熟。但设施农业管理系统,也才刚刚起步。

叶志俊:4倍农业就是你们在习大大老家山西富平的示范工程?4倍是指粮食产量的增长吗?

赵国栋不是产量,而是收入。4倍就是指农民一亩地的收入比原来提高4倍。基本思路就是种植跟养殖循环利用,秸秆变成饲料,动物粪变成肥料形成一个循环,在降低农资投入的同时,提高了农地产出的多样性。

叶志俊:翻四倍产出对土地是个很大的压力呀,那土地怎么休息呢?

赵国栋我们种的时候就是套种间作,豆科的植物和禾木科的植物一起种。比如说我们种玉米,基本上是种五行,中间种一行牧草,牧草能够补充土壤的肥力,我们就通过这种方式来保护土壤。中国的休耕成本太高了,土地不够用,这种方式就不存在休耕的问题。

叶志俊:如何测量土地里还有多少营养,还可以用来做什么?

赵国栋专业术语叫测土配方,必须先测氮磷钾的含量,现在都是动态测量,种一茬庄稼又变了,所以需要根据测量结果来定制肥。

叶志俊:现在按国家的标准,化肥是必须每年递减的。定制肥怎么生产?

赵国栋所以要上有机肥,直接从粪便里面获取,然后加上一些基质混合。这个环节其实是养殖范畴的,我们在河北固安用300亩地做了三年的示范,发现这个项目可行。


叶志俊:你们搞大数据,怎么一开始就选择了农业?

赵国栋工业的数据企业、从业者都太精明了,不愿意把数据拿出来分享,而农业反而可以。

一来目前农业还没有形成很明确的割据意识;二来就算数据不分享,其实有很多种办法来获得,比如说高空的卫星图像,用的肥料也是可以监测的;第三,农业数据如果不分享基本没有任何价值,因为单个单位都很小,一个农民几十亩地都就算大了。

叶志俊:大数据怎么跟农业相融合呢?哪些地方能给农民带来收益?

赵国栋:首先要恢复农业生产,这是最要紧的一步,目标是增加农民收入。因为农民收入不增加,就没有人愿意从事。如果农民的收入没增加,就根本不可持续。

我们真正做到赋能农业,使农民不需要想付出太多的劳动,也能提升收益。比如猪联网,农民只需要把饲料喂到猪嘴里,其它的所有服务工作都是我们来做。按我们的方法养猪,能让一头猪节约成本150,然后多卖169块钱。

叶志俊:卖的钱是怎么多出来的?使它长得更肥吗?还是因为价格卖的比别人更贵?

赵国栋:几方面都有,综合的。

首先,吃同样的饲料我们的猪能长得更肥。就跟小孩需要在不同年龄段吃不同段位的奶粉一样,我们知道猪在什么时候吃什么饲料料肉比(吃多少饲料长多少肉)最高。

另外,我们成功提升了PSY(指每头母猪每年所能提供的断奶猪头数)的水平。PSY是生猪养殖业行业生产效率的指标,欧美平均值是30,但在中国只有15,平均差一倍。我们通过物联网设备等综合管理手段能把PSY(现在平均每头母猪产下来的成活小头小猪的头数)指标从15提高到24,这个价值就很可观了。

叶志俊:服务费怎么收?一头猪收多少钱?

赵国栋:我们现在收的是金融的钱。

目前有26万家企业用我们的系统,去年是2000万多头猪,今年有7000多万头猪在我们平台监控,数据源源不断地采集过来。掌握数据之后,就把猪的交易市场做起来了。一旦有交易,就可以建立金融的场景。

我们做了各种各样的金融服务,养猪贷款、价格保险都可以做。比如说我承诺一头猪一百块钱卖出去,保底卖一千块钱,低于一千我赔钱,低多少赔多少。那农民一听都愿意买。针对收猪的场景,我们提供生猪贷,七天时间,秒付秒贷。

叶志俊:以前农业保险很容易造假,在平台上有这个问题吗?

赵国栋:在平台上,一个敢造假都没有。

举个例子,过去咱们农业惠农的保险其实是猪死亡险,猪户每头猪只收3块钱,国家补贴7块钱,是惠农的金融政策。但就这么个保险产品很少有省份能做成功。为什么呢?不是农民不听话,而是有的保险公司经纪人勾结养殖户骗保险,死头猪全村都照个照片骗保险去了。

在我们平台上,每头猪的祖宗十八代都清清楚楚,每天吃的喝的打药信息一清二楚,不可能造假。

叶志俊:打药怎么管控?

赵国栋:疫苗从我这买的。

我们提供的都是最好的疫苗,最适合的饲料,价格比别人还便宜的团购。我们用数据跑出来,只用各行业反馈最好的前三名。

我跟你说个数字,农信互联15年成立的,到今年6月份,生猪交易总额突破了1000亿,资金结算总量突破2000亿,贷款日均余额破15亿。

叶志俊:这是对行业的一种垄断。

赵国栋:垄断的是生产性的服务业。养猪这事儿我们不碰,但是为这些企业做服务这些事儿,我们垄断了。

叶志俊:现在中美贸易战,中国的农业跟美国比竞争乏力。你们的这个体系能解决这个问题吗?

赵国栋:我刚才谈的所有的这套东西其实都是降低交易成本,提高交易效率。但是要素成本无法解决,比如猪饲料能不能更便宜?这就不是农信互联能解决的问题。

美国猪肉的到岸价就是我们的成本价,也就是说人家超市里卖的价格跟咱们成本价格一样,咱们怎么跟人竞争?这是整个行业的危机。我们必须降低要素成本,才能跟美国去竞争。这就是我们4倍农业要解决问题。

我再举个例子,中国有一个公司“好想你”,他们在给枣树上肥料的时候,遇到土壤板结的问题,上市公司要稳定股价,枣树没办法休耕。最后他们就在周边建立了大规模的养猪场,用猪的粪便来变成有机肥,解决土地板结和施肥的问题。

具体到这个猪的这个生态,我们围绕养殖场周边合理的种植庄稼,核实应该种多少玉米,应该种多少牧草,达到种养的平衡。这样降低了运输的成本(不用大规模调用饲料,不用从东北把玉米弄过来),解决了本地的生态循环,解决了当地污染的问题。这是要素成本降低的方案,它就是我们目前做的实践。

叶志俊:用数字生态推动县域经济高质量发展,这确实是一个完整的思路。以农业生态为基础为圆心,整合农资、农具、农机土壤数据等要素,再把金融业、物流行业、电商这些所谓的一些科技类的行业整合性,形成数字化的农业服务体系。建成之后,农民做农业就有收入了,这样他在农村里边种地才能活的下去,住在农村才能谈得上建设新农村!

联盟访谈录持续更新中

扫描二维码 即可寻求报道


1
在线客服
 
 
 
 


官方微信

扫一扫,立刻关注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