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方微信

扫一扫,立刻关注我们


赵国栋:关于宏观形势的看法和投资采取的策略

发表时间:2018-12-29 15:27

01 众神跌落

2008年金融危机,美国金融制度跌落神坛。令人眼花撩乱的金融衍生品,在层层包装,放大杠杆之后,脱离实业基本面,成为纯粹的金融游戏。彼时中美还处在合作期的尾声,中国还是以学生自居,只是没有想到老师也会犯错误。国人庆幸之余,感慨幸亏没有学到家,幸亏汇率和金融衍生品还处在管制之中。这只是众神跌落的开始,这场危机背后,反映出全球经济失衡现状。美国为全球提供金融公共品、安全公共品,维持既有全球贸易规则已经力不从心。美国消费,中国生产的模式,已经难以为继。

赵国栋:关于宏观形势的看法和投资采取的策略

特朗普当选,民选制度跌落神坛。这恐怕是近年来全球最大的黑天鹅事件。各国都不熟悉的人,甚至到现在也是各国都不欢迎的人,当选头号强国的总统。民主制度利弊,暂不讨论。但是民选制度,选出特不靠谱的人。一人一票的民主,至少受到质疑。同样的,英国脱欧的公投,也是反映了不可预测的民意。在这样的制度下,如果连增强联系、加强合作的共识都无法形成的话,这种投票制度的意义何在呢?历史哪里要终结,看样子很快历史的车轮就会碾压不过百年历史的民选制度。

法国黄马甲骚乱,预示国人向往的高福利制度跌落神坛。那些黄马甲们,分明就是一群懒汉,根本承担不了社会变革的任何风吹草动。3个月没能休假,成为家族的耻辱,成为聚众打砸凯旋门的理由。无论是社会、还是产业发展,都符合波浪式发展的规律。起起伏伏、涨涨跌跌应该是常态。如果一个社会只是一味的增加福利,任何制度都会走向崩溃。法国的问题不是欧洲最严重的,但是法国革命的传统却是欧洲最悠久的。高昂的福利制度需要改革,支持率的魔咒套在每个民选领导人的头上。除非出现大政治家,被福利和民选绑架的法国,恐怕要在惯性中持续滑落。

孟晚舟被绑架,预示自由市场经济模式跌落神坛。这是非常恶劣的事件,击中全国人民内心最柔弱的地方。绑架一位最受尊敬的老人的女儿。就国际市场来看,中国可能是最开放的国家了。中国欢迎各国的产品,但是美国和美国的属国,禁止使用华为的产品。理由就是国家安全利益。就全球市场来看,哪里有自由市场竞争呢?国内那些把自由竞争,不干涉市场的经济理论挂在嘴边的所谓学者,如何解释孟晚舟事件呢?美国坚持自由市场吗?如果坚持为什么美国的通信运营商,就不能卖华为的手机?自由市场就是彻头彻尾的学术欺骗。当我把社会学的结构洞理论、自由市场信息充分的隐含假设结合在一起分析,得出一个大众很难接受的结论:监管有多充分,市场就有多自由。绝对的监管才能有绝对自由的市场。幸运的是,现在有大数据,大数据理论上可以实现充分监管。

那些坚持不要监管,市场就会自己调节的经济学家,要么就是脑残,要么就是鹦鹉学舌,要么就是另有祸心。经济从未离开政治,经济从未脱离社会。现在这些到处指点江山的经济学家,做的都是画地为牢的研究,狭义的讨论乌托邦一样的理想市场经济,而罔顾现实条件的约束,从开始就是错的。

赵国栋:关于宏观形势的看法和投资采取的策略

从神坛上跌落的,还有A股众神。从全球博弈的态势来看,A股市场,正在蓄势。蓄势的前提是出清。凡是没有把资本投入到实业中去的机构,无论是金融公司还是上市公司,都面临严酷的出清。没有什么国进民退,只是良进劣退的过程。过去则A股,是劣币驱逐良币的赌场,未来A股,正在固本清源,向良币驱逐劣币的方向演进。现在无非是序曲而已。未来那些不能创造实实在在价值的公司,将一文不值。在这场残酷的出清中,留存下来,就具备了大发展的基础。

众神跌落神坛,首先需要重新建立的,是我们的世界观!怎样看待这个世界,就会有怎样的未来!


02 时代坐标

从建国算起,40年未有之变。建国后的抗美援朝彻底让中美两国兵戎相见,彻底让中苏两国绑在一起。随后开始了在苏联援助下的开始了大规模的工业建设。苏联想把中国变为附属国,而不可得。中苏交恶。中苏分家过程中,发生了文化大革命,一直到越南战争,中苏分家完成,中美合作开始。

美国同样想把中国变成美国的附属国,同样不可得。美国朝野对于中国社会制度的失望其实源于对中国历史的不了解,而陷入天真的幻想。中国先学习苏联技术,在遵循苏联制度。技术分家易,制度分家难。现在中国学了美国技术,遵循美国制度。同样技术分家易,制度分家难。看看中苏分家经历的怎样的社会动荡,中美分家引发的动荡估计在刚刚开始。这是40年未遇到的情况,绝不是以往换届引发的小打小闹。

一句话,过去管用的手段、玩法,现在都不管用了。各个领域都要换新玩法。但有一点可以把握,就是对产业有利的事情,都可以做。而且是在守住底线的情况下,可以突破各种规则的做。因为各类规则都在重新检查和重新制定之中。况且现在很多制度也不完善,都遵循“刺激—反应”模型。

同时,我们还面临千年未有之变,就是现在事实上处在第五次产业革命的前夜。而能角逐者第五次产业革命的玩家,事实上只有中美两国有基础。美国赢在高技术,中国赢在大市场。

赵国栋:关于宏观形势的看法和投资采取的策略

第一次产业革命,农业革命,中国周、秦之变,解决了人们吃饭的问题,让中国领先了几千年。第二次产业革命,英国纺织业革命,解决了人类穿衣问题,成就了日不落帝国。第三次产业革命,电气革命,解决了人类住、行的问题,成就了德国、美国。第四次产业革命,信息革命,解决了人们沟通交流的问题。在这次革命中,中国后来居上,隐隐和美国并驾齐驱。在这几次产业革命中,领先的国家都在通过技术限制后发国家。中国禁止商旅携带桑蚕,英国禁止纺织机械出口美国,现在轮到美国全面限制中国。太阳底下没有新鲜事儿,几千年来如此,但从没有哪个国家能全面限制住技术的转移。

即将到来的5G和生物技术,很可能引发新一轮的产业变革。综合了通讯、数据、算法、算力新一代的终端和应用,对于人类生活的改变,恐怕超乎现在的想象。更大规模的信息化基础设施、更丰富多彩的应用。人类的寿命再次延长。这一轮变革中,只有中美两国有大量的才人储备和庞大的市场。 乐观一点,中美合作,全球是统一的70亿人口的市场。悲观一点,中美分家,就是各占30亿人口的市场。

这两个大周期碰撞在一起,是祸是福?我觉得有两个关键词,无人区,和自己的路。

03 自己的路

无人区,这是华为提到的概念。是说华为以前可以参照友商。现在5G的时候,大家站在同一个起跑线。没有谁可以学习了。而且,现在华为技术上遇到的问题,都是前人没有研究的,或者没有人研究的。那怎么办呢?

产业变革同样到了这一步,中国产业格局整体上相比美国而言,是小散乱弱的。幸运的是,中国产业整合遇上了互联网。一百多年以前,美国产业重组只能靠资本市场进行大规模的兼并收购。现在中国多了数字重组的手段。这也是别人没有走过的路。在这方面的探索,中国同样走在了世界前列。

改革开放同样如此。过去改革开放是有目标的。模仿苏联或者模仿美国。众神跌落神坛,发现历史并没有在美国终结。美国制度并不代表人类的终极制度。照抄美国制度失去了事实上的依据。但是不改革开放不行,一方面参照美国,一方面需要自己探索,因此同样进入无人区。 进入无人区怎么办?要么不走,那就坐以待毙。要么就要坚决走自己的路。中国这样的大国,自己的路,很可能就预示着人类的路。

这就是当前世界的大格局。世界因为中美分家,正变得日益撕裂。但是历史、产业进程、全球博弈的都决定了中国无法依赖谁,全面学习谁,只能走自己的路。

赵国栋:关于宏观形势的看法和投资采取的策略

所谓危机就产生了。找不到新路的,自然彷徨失措,进退失据。新路是新技术、新模式、新发现。阿里、腾讯、小米是新模式的突破,华为更多是新技术的突破。新发现难,要看科学家了。咱们是在新模式上有创新,就是基于系统论哲学思想的数字生态理论。

我们既然找到了新模式,在这个动荡的时代,就给我们开启了机会之门。危机危机,对于我们而言,都是机会。这个机会,注定是属于少数人的。


04 投资策略

当思想和资本结合,几乎是所向披靡的,前提是要坚持政治正确、利国利民、师出有名。历史给了我们这个机会。当下的资本市场,许多杰出的公司,估值处在历史底部,简称历史大底。但是简简单单抄底,就陷入另外一个误区。资本不能仅仅为了套利,首先要为产业服务。基于产业整体升级的资本运作,才是称雄股市的正道。一句话,抄历史大底,进杰出公司,做产业整合。

(一)2020年是长牛的起点

这个判断我更多的是直觉。政策调整、宏观经济运行、产业调整、资本市场出清的过程,都指向这个时间点。19年科创板会推出。对于创业板和主板而言,并不是什么好消息。坏公司加速死亡,好公司加速成长。坏公司多于好公司,股市整体应该是低迷的。宏观经济明年能见底,就是很好的预期。新的技术、新的模式,依然在孕育。资本市场的出清过程并没有完成,搞监管套利、规则套利、交易套利的机构,无论是金融机构还是上市公司,都面临残酷的出清现实。因此19年,资本市场依然还是很艰难。对于我们而言是好事,我们需要时间去准备资金、准备好的资产。 在这个长牛周期中,也许具备了产生中国巴菲特的土壤了。

(二)一级市场二级化

对于杰出的公司而言,上市不过是加油站。譬如谷歌,早早上市,便宜了众多散户,一众基金经理后悔莫及。所以Facebook上市的路,早早就被规划好。各路资本给Facebook提供了发展所需的全部资金,因此Facebook可以从容的选择一个最有利的时机上市。甚至在Facebook上寄生的游戏公司,都上市了,Facebook依然不上市。

赵国栋:关于宏观形势的看法和投资采取的策略

总结这个过程,叫“层层加码,逐轮退出”。也就是说,我们要扮演杰出公司的资本供给方角色,为杰出公司的发展,准备所有的钱。然后挑一个最有利的时机上市。对于农信互联、和君纵达等我们都希望扮演这样的角色。咱们能力不足是一回事儿,认识不到这个模式,就会错过机会。事实上我们在持续朝这个方向努力的时候,咱们的人脉、认知、能力都在持续的积累。希望这个质变能在19年完成。

(三)二级市场一级化

深入探究下去,其实我们并不在意一家杰出的企业,到底是上市公司还是非上市公司。把上市作为战略目标的公司,都是错的,从产业变革角度而言,上市就是一个加油站,而且供应的都是散装油。一众散户进了公司,又涉及到小股东权益的问题。因此,不到产业成熟阶段上市,是不明智的。 对于已经上市的杰出企业,我们同样把他看成推动产业变革的力量。遵循一级市场长期投资的理念,我们要成为其战略化、长期化的股东。并把这家公司,通过投资、并购,变成真正的产业整合中枢。这就是二级市场一级化。

(四)两级联动

无论是一级市场二级化,还是二级市场一级化,不能割裂的看成两个过程。其实我们要精心的选择公司,要让我们在一级市场投资的公司和在二级上市投资的公司形成协同效应或者是产业链上下游,或者是相关服务业。咱们现在投资的企业还很少,但是咱们促成他们的合作,要远远多于其他的投资机构。未来,公司会越来越意识到咱们这种投资理念的先进性,以及对于的他们的帮助甚至是不可取代的。


内容来源:小红圈「大数据栋察」


文章分类: 生态经营论
分享到:
1
在线客服
 
 
 
 


官方微信

扫一扫,立刻关注我们